快捷搜索:

周文王反商前的备选,羑里之囚

牧野之战发生于哪一年?牧野之战,是中国商朝时的一个重大的战争。牧野之战,之所以能被载入史册,皆因它的精密策划和暴力行为。历史上的牧野之战,是不是真的像一般的史书所说呢?今天小编就来揭秘牧野之战真正史实。

公元前1048年,周武王率大军来到了黄河南岸的盟举行誓师仪式。这次会盟据说来了八百多诸侯和部落首领,声势相当浩大。在大会上确定了周武王的盟主地位,周武王号召大家一起把商朝灭了。

商代末期,国君纣荒淫残暴,上下怨恨。而西部的诸侯国在西伯姬昌的治理下,日益强大。这引起了殷纣王的疑虑。于是纣王把姬昌囚在了羑里,姬昌被囚七年,将伏羲八卦推演为六十四卦,著成《周易》一书,后姬昌被放出,或封“西伯”。

公元前1122年的某一天,周武王姬发正率兵行进在前往盟津的路上,开始了历史上着名的牧野之战。据说他打算从那里渡过黄河,与各地赶来的诸侯会师,然后一路东进,到商都朝歌讨伐商纣王子受辛。大军浩浩荡荡,其中一辆车上还载着姬发之父姬昌的牌位。这时候,两个老头忽然出现,拦住了姬发的马。

图片 1

中文名
羑里之囚

他们就是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“饿死不食周粟”的伯夷、叔齐,也就是牧野之战中的主角。两兄弟本是辽西孤竹国君之子,因不愿继承王位而逃到周地。此刻在姬发的马前,他们发出了如下质问:“父死不葬,反而大兴刀兵,算是孝么?以臣弑君,称得上仁么?”

当时诸侯都在商纣王的统治之下。为什么周武王要来领头闹事呢?他又有实力来造反吗?周当时还是个诸侯国,他的先人善于种植,而且十分重视农业。这样呢就能积累很多粮食,有了更多的粮食也就能养活更多的人。因此他们快速的发展起来。周人除了种田外,还兴建都城,当时他们把都城建在周原,在今天的陕西省宝鸡市内。有了粮食,子民,城市,他还建立了军队,设置了官吏,也就是一整套的国家统治已经形成了。有了这些以后,当时的周领导人季历就开展了拓宽领土的战争。季历主要是先和周围的诸侯国搞好团结,然后向西北一些当时还算蛮夷部落的地方进攻,花了三年时间征服了鬼方。但在攻打戎狄的战争中不顺,不过最后还是打败了余无戎。季历在取得一系列的胜利后威望大增,许多诸侯前往归顺,他的势力逐渐发展到了河南西部。这引起了当时的商王文丁的不满和猜忌。文丁先是以封赏为名,将季历召骗到殷都,表面上封为“方伯”,实际上是将他软禁最后害死了他。

时间
商朝末期

伯夷、叔齐没能阻挡住周师东进的步伐。两年后,姬发在商郊牧野大败商军,商纣王子受辛鹿台自焚,有国662年的殷商灭亡。姬发得天下,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—周。伯夷、叔齐耻之,隐遁到首阳山中,采薇为食,最后饿死在那里。

季历死后呢他的儿子姬昌也就是周文王继位。被商王册命为西伯。当时姬昌,鄂侯和九侯并称商朝三公。九侯被商纣王处死,这也许引起了同是商朝三公的周文王姬昌的不满。于是大臣崇侯虎就向商纣王进言可借机将姬昌囚禁。于是姬昌变和他的父亲一样被囚,估计当时姬昌想的是肯定会被害死,这可是有先例的啊。但是奇迹发生了。姬昌的手下向商纣王进献了美女和财宝后,商纣王变将姬昌放了。假如商纣王不放姬昌的话,也许商朝还可以多延续些时日。历史总是不可逆转的啊。姬昌获得自由之后,一面更加殷勤的向商纣王表示忠心,一面也加紧了对领土的扩张,他同样争取能团结的诸侯,征服不服气的诸侯,消灭与之为敌的诸侯。像在商纣王面前进言的崇侯虎所在的崇地就被周占领了。姬昌还把都城签到了丰京,礼贤下士,像伯夷、叔齐,吕尚也就是姜子牙都在其门下。最大的亮点就是让农民耕种公田,然后纳九分之一税,很有些封建社会的雏形。在他的治理下,周国力日渐强大起来。这就为周武王的反商奠定了深厚的基础。

《史记·伯夷列传》中记载牧野之战,司马迁困惑不解地问道: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,伯夷、叔齐品行如此高洁,却终于饿死,难道他们不是善人?表面上,司马迁在探讨伯夷、叔齐的命运,实际上却是在质疑“天道”这个宏大而虚幻的词:倘若真有所谓天道,那么这样的天道是好还是坏呢?

地域
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北4.5公里的羑里城遗址

牧野之战前传:一声叹息的前因后果

相关人员
商王帝辛、周文王姬昌

《诗经·颂·维天之命》是一首祭告周文王姬昌的古诗,诗中首先赞颂了天命的永恒至美和文王的盛德,然后郑重表态,要顺从文王之道,子子孙孙无穷已地传承下去。

主要角色

从战争形势图中可以看出,盟津距离商属地很近,而姬发观兵盟津之后却安然而返,实因周人的控制区域已经大大逼近商属地。

  • 图片 2

    商纣王

  • 图片 3

    姬昌

在《诗经》中,有大量歌颂周人先祖及历代周王的作品,几乎可以连缀而成周人的发迹、兴亡史。事实上,司马迁《史记·周本纪》的许多资料即来源于《诗经》。

简介文章

牧野之战中,商王朝可能也觉得周人有弑君嫌疑,而且子武乙狩猎河渭,本来就有耀兵示威及观察周人实力的目的。因此,第二十九任帝子太丁即位不久就开始对周人采取行动。他先是封姬季历为西伯,使之成为事实上的臣属,然后又在姬季历朝商之际,将他扣留起来,最终将其杀掉。这应该是周人与商王朝之间第一次交锋。

起因

司马迁曾在《报任安书》书说到:“文王拘而演周易。”说的就是“羑里之囚”的典故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商代末期,国君纣荒淫残暴,上下怨恨。而西部的诸侯国在西伯姬昌的治理下,日益强大。这引起了殷纣王的疑虑。恰在此时,“九侯有好女,入之纣。九侯女不熹淫,纣怒,杀之,而醢九侯。鄂侯争之强,辩之疾,并脯鄂侯。西伯闻之窃叹。崇侯虎知之,以告纣,纣囚西伯羑里”。

姬季历死后,其子姬昌成为周人的领袖。姬昌就是周文王,中国历史上一个被称为完美无缺的人,后世儒家更是将其推上神坛,称之为圣人。每逢乱世,儒生们就不由自主地回望文王的盛德,慨叹世风日下,今不如昔。《史记·周世家》说姬昌继承周人先贤的大业,施行仁义,敬老慈少,礼贤下士,于是天下贤人犹如百川归海,都投奔了姬昌。伯夷、叔齐也是在逃亡路上听说姬昌“善养老”而跑到周地的。

结果

西伯侯姬昌自然不是因为“闻之窃叹”而被拘,周文王作为商族的领袖,带领着西部诸侯国逐渐强大起来,自然引起了商王帝辛的猜忌,于是拘文王于羑里。姬昌在羑里被囚的漫长岁月里,发愤治学,潜心研究,将伏羲八卦演为64卦、384爻,并提出“刚柔相对,变在其中“的富有朴素辩证法的观点,用了整整七年的时间,著成《周易》一书,后被列为五经之首。这便是羑里之囚的故事。后人为纪念西伯姬昌,在羑里城遗址上建起文王庙。

与周地一派“和谐”气象不同,商王朝的宫廷里正“折腾”得一塌糊涂。第三十一任帝子受辛酒池肉林、荒淫无度,加之美女妲己乱政,朝野上下怨声载道。西伯姬昌在西方招贤纳士扩充兵马的事情也渐渐传到了商都朝歌。崇侯虎向子受辛进言说:姬昌积善累德,诸侯都投靠了他,大王您可要当心啊。

后续

明《河南通志》载:“文王庙在汤阴县北八里羑里城中,昔文王演易之所,后人因建庙焉。岁时有司致祭,3岁一遣使祭享。“清乾隆《汤阴县志》载:”文王庙在汤阴县羑里城。元大德(1297-307年)年间,邑人许仪重修。“之后明成化四年知县尚玑、嘉靖二十四年巡抚魏有本、天启三年知县杨朴、清顺治八年知县杨藻凤、雍正九年知县杨世达均有修葺。如今大殿及塑像、观景台、玩占亭、洗心亭和刻有”文王之声“的大钟等均无存。

羑里城以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而名扬海内外。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按说这样有鼻子有眼的故事不该有假,但是羑里之囚的故事却产生了争议。

此时,姬昌已是子受辛重臣,与九侯、鄂侯同为商王朝“三公”,位高权重。子受辛虽然怀疑姬昌图谋不轨,有心将其除掉,但又不能不有所忌惮—他需要一个借口,而这个借口也适时出现:九侯有个美丽的女儿,献给子受辛作了妃子,但她因不喜欢宫中的淫乱而惹恼了子受辛,于是被杀;子受辛不依不饶,又把九侯剁成肉酱;鄂侯不满,据理力争,结果也被制成了肉干。三公已去两公,而且全部遭受酷刑而死,姬昌不由一声叹息。《史记》没有记载姬昌的这声叹息是在周地还是朝歌发出,但它却被崇侯虎“听”到了,并上报到子受辛那里。公元前1144年,凭着这“一声叹息”,子受辛将姬昌囚禁于羑里,他没有立即置姬昌于死地,这为历史的演进埋下了一个大大的伏笔。

争议

这件事的争议要从商王帝辛的人物争议开始说起。文王被囚一事,历来被当作纣王残暴的一大罪状。按说商王残暴,忌惮姬昌而囚之于羑里,但是文王却在被囚期间著作了《周易》。如果拿司马迁受刑而作《史记》来类比的话,好歹司马迁是受了宫刑的折磨,而文王似乎并未遭受太大的折磨。这一点从周人并未宣传文王在狱中受到何种虐待也可看出。从周人不遗余力的诋毁商王帝辛来看,如果文王真的受虐待,周人是不会放弃这个攻击纣王的机会的。

《中国古代史》中写到“商王朝要全力对付东夷,为了稳定后方,又把他释放了”。《淮南鸿烈解十二》中记载文王出狱之后,纣王“杀牛而赐之”。后来帝辛还给文王封官授权,我们可以揣测帝辛有拉拢安抚姬昌之意,但也不难看出,文王借征伐之权,行战略包围之实。甚至这些都引起了大臣的不满,朝廷既然已经察觉,就说明帝辛并不是不知道,所以他对文王应该是一种信任的心态,但是文王的做法却显得有些不义。

连毛泽东在评价帝辛的时候,也认为帝辛是个有才干的人,而那些讲坏话的都是周朝人。所以,后人在点评羑里之囚时应该正确认识到这一点。周文王的确潜心研究了《周易》之书,但是要以羑里之囚这件事来作为证明帝辛残暴的理由之一,是有失公允的。

本文由六管家婆免费资料大全发布于研究动态,转载请注明出处:周文王反商前的备选,羑里之囚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